石雕知識

聆聽(tīng)中國與西亞古代文明交流的回響

2024-06-29 13:19:02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NG體育電子游戲官網(wǎng)公元前6世紀—公元前4世紀,有獅子裝飾的淺浮雕,沙特國王大學(xué)發(fā)掘出土。杜建坡 攝

  2024年開(kāi)年之際,故宮博物院聯(lián)合伊朗國家博物館,伊朗文化遺產(chǎn)、旅游和手工藝部,沙特阿拉伯埃爾奧拉皇家委員會(huì )等機構,在故宮午門(mén)展廳推出“歷史之遇——中國與西亞古代文明交流展”“璀璨波斯——伊朗文物精華展”“埃爾奧拉——阿拉伯半島的奇跡綠洲展”。三大展覽以精美的文物串聯(lián)起絲綢之路上的重要文明,呈現中國和西亞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展現不同文明交流交融、互學(xué)互鑒的華章。

  地處亞洲大陸東西兩端的中國與西亞,從史前時(shí)期開(kāi)始就有了交流與互動(dòng)。中國與西亞古代文明共創(chuàng )了絲綢之路的輝煌,帶動(dòng)了亞歐大陸文明的共同繁榮。

  “歷史之遇——中國與西亞古代文明交流展”包括“東西輝映”和“大路相連”兩個(gè)單元。展品以故宮博物院典藏為基礎,匯集大同市博物館、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服裝學(xué)院民族服飾博物館、東莞市博物館、合浦縣博物館、法門(mén)寺博物館、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南越王博物院、新疆爾自治區博物館、伊朗國家博物館共10家國內外考古文博機構的藏品及圖片資料,總數達266件(組)。

  在展覽的開(kāi)端,一組古籍講述了中國與西亞交往交流的故事?!妒酚洝ご笸鹆袀鳌酚涗浟藵h王朝開(kāi)通中國與西域陸路交通的歷史經(jīng)過(guò);《漢書(shū)·西域傳》記述兩漢時(shí)期中國官方所知域外文明的歷史、地理概況及其與中國的交流;唐代《通典》收錄了杜環(huán)《經(jīng)行記》殘文,原書(shū)已佚,是最早記錄阿拉伯帝國情況的中國史料之一;北宋歐陽(yáng)修等人撰寫(xiě)的《書(shū)》留存了唐人所記從廣州經(jīng)南亞至西亞大食國的海路航線(xiàn);明代《武備志》收錄的《鄭和航海圖》附有圖說(shuō),記錄了鄭和船隊自南京出發(fā)、經(jīng)西亞至非洲東岸的航線(xiàn),是世界上最早的廣闊海域航海圖。

  西亞的一些古籍文獻中也有關(guān)于中國的記載。以波斯文成書(shū)的《史集》是700多年前伊利汗國出版的一部世界史著(zhù)作,書(shū)中圖文并茂地記錄了中國簡(jiǎn)史。此書(shū)后被譯為阿拉伯文、俄文、中文等眾多版本。

  “中華文明自古以農業(yè)為本。源自西亞的農牧物產(chǎn)與手工技藝傳入中國,促進(jìn)了中華文明的發(fā)展?!惫蕦m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館員冀洛源說(shuō)。大約4000年前,小麥從西亞傳入中國,逐漸在北方地區推廣,與中國本土發(fā)源的水稻構成了中國農業(yè)“南稻北麥”的格局。差不多同一時(shí)期,西亞、中亞地區的綿羊、黃牛、馬等家畜經(jīng)新疆、河西走廊進(jìn)入中原,原產(chǎn)于中國的水稻、犬等物種也先后西傳,分別融入當地的自然生態(tài)與農牧業(yè)生產(chǎn)體系。

  “這件玉石葡萄枝剔紅花卉紋盆景原存于清宮如意館,它表現了一種中西交流的重要植物——葡萄?!惫蕦m博物院科研處工作人員馬麗亞·艾海提介紹,中國是東亞種葡萄的主要原產(chǎn)地,這種葡萄先秦時(shí)期已成為釀果酒的原料,少部分作為食用?,F今食用葡萄的主要品種是歐亞種,原產(chǎn)地在地中海東岸及西亞地區,最早被馴化于伊朗。約公元前2000年以后,歐亞種葡萄經(jīng)草原與沙漠兩條路線(xiàn)傳入中國新疆。漢唐時(shí)期,新疆成為中國的葡萄種植中心。

  苜蓿、石榴、乳香、番紅花……隨著(zhù)絲綢之路貿易的繁榮,越來(lái)越多西亞特產(chǎn)進(jìn)入中國。展柜里的陶獅子、石雕獅子造型生動(dòng)可愛(ài)。馬麗亞·艾海提介紹,獅子原產(chǎn)于北非、西亞等地,中國對獅子最早的記載見(jiàn)于《漢書(shū)·西域傳》。絲綢之路開(kāi)通后,中國與西亞地區交流增多,獅子作為貢品被帶到中國,逐漸演化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瑞獸形象。

  在中國禮樂(lè )文明形成、發(fā)展的過(guò)程中,青銅器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國青銅器、鐵器及金銀器制造業(yè)的產(chǎn)生,有本土發(fā)源的基礎,也受到西亞的影響。青銅禮器、兵器和金銀器上呈現的西亞藝術(shù)元素,是中國與西亞文化交流的印記。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這件商代龍首短刀,與中原青銅兵器風(fēng)格有著(zhù)明顯差異?!奔铰逶凑f(shuō)。此刀刀首呈龍首狀,豎角圓目,目嵌綠松石,口部微張。刀柄微曲,鑲嵌一排綠松石,背部飾有密集齒狀突起,下鑄一圓環(huán)。據介紹,柄首鑄出各類(lèi)裝飾的短刀是北方草原族群的日用器,同類(lèi)器物在長(cháng)城沿線(xiàn)至貝加爾湖的廣大區域均有發(fā)現,印證了歐亞草原上東西方文化的交流。

  中國的金銀器制造技術(shù)在春秋戰國時(shí)期迅速發(fā)展,至漢代已形成較為成熟的工藝體系。這一時(shí)期,西亞金銀制品不斷東傳,掀起了本土化仿制、改造的風(fēng)潮。廣東廣州南越王墓出土的裂瓣銀盒,主體造型、紋飾具有地中海、古波斯地區器物的特點(diǎn),盒蓋上加鈕、盒底配以圈足則是工匠根據中國本土需要對其進(jìn)行改制的結果。

  南北朝隋唐時(shí)期,薩珊波斯的多曲長(cháng)杯、高足杯、動(dòng)物柄壺等器物傳入中國。中國工匠借鑒其造型和紋飾,創(chuàng )造出兼具西域和本土風(fēng)格的金銀器、陶瓷器、玉器等。陜西西安出土的唐代銀鎏金花鳥(niǎo)紋花瓣式碗,其折腹造型、珍珠地紋為西域風(fēng)格,花鳥(niǎo)紋為中國傳統裝飾主題。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生產(chǎn)并使用絲綢的國家。展覽中有一件河南鄭州雙槐樹(shù)遺址出土的仰韶文化牙雕家蠶,是中國目前發(fā)現時(shí)代最早的家蠶形象,其與周邊同時(shí)期遺址中出土的絲綢遺存共同證明約5300年前河洛地區已有養蠶繅絲。

  漢晉時(shí)期,中國絲織品及絲織技術(shù)沿著(zhù)絲綢之路傳至蒙古高原、西亞乃至地中海沿岸。各地工匠將其與自身文化傳統相結合,制造出特色鮮明、異彩紛呈的織物。北朝至隋唐時(shí)期,波斯織物來(lái)到中國,中國工匠模仿異域圖案、吸納外來(lái)題材,設計出符合本土審美的新式紋樣。波斯織錦所用的緯線(xiàn)起花工藝從北朝起在中國逐漸普及。唐代以后,斜紋緯錦取代經(jīng)錦,成為中國提花織物的主流產(chǎn)品。

  展柜里展示了幾塊新疆吐魯番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唐代斜紋緯錦殘片,圖案帶有明顯的西亞風(fēng)格。其中一件騎士紋錦殘片,聯(lián)珠紋圈內有一身騎翼馬、高鼻長(cháng)髯的騎士。冀洛源介紹,翼馬紋為薩珊波斯文化常見(jiàn)的裝飾紋樣,在波斯人信奉的拜火教中有著(zhù)特殊的寓意。這種紋樣大約北朝晚期進(jìn)入中國,在流傳過(guò)程中宗教色彩被逐漸淡化。

  玻璃工藝起源于西亞和北非。先秦時(shí)期,玻璃制品已傳入中國,隨后中國先民掌握了燒制玻璃的技術(shù),并將其用于禮器制作。展廳里陳列著(zhù)琳瑯滿(mǎn)目的玻璃器:戰國兩漢時(shí)期中國本土生產(chǎn)的玻璃劍具,北魏工匠采用西方玻璃吹制技術(shù)制作的玻璃缽,陜西寶雞法門(mén)寺唐代地宮出土的刻花玻璃盤(pán),元明時(shí)期繪有雙鳥(niǎo)紋樣的玻璃彩繪描金雙耳瓶……它們折射出絲路文化交流的瑰麗圖景。

  青花瓷是中國先進(jìn)制瓷工藝與西亞顏料及審美意趣完美結合的產(chǎn)物。自唐代初創(chuàng ),元代復興,至明清時(shí)期蔚為大觀(guān),享譽(yù)世界。青花瓷的制造,體現了古代中國人開(kāi)放敏學(xué)、銳意創(chuàng )新的精神。

  展柜中,盤(pán)、碗、罐、瓶等各種器型的青花瓷精美奪目。一件元青花蓮池鴛鴦紋菱花口盤(pán)吸引了記者注意。冀洛源介紹,有研究表明,元代青花瓷所用青料應是一種來(lái)自西亞古波斯地區的鈷土礦料,在當地被稱(chēng)為蘇萊麻尼。這件青花瓷盤(pán)碩大的體形、菱花形口以及繁密的裝飾風(fēng)格均受到文化影響,而盤(pán)心所繪蓮池鴛鴦自唐末以來(lái)就是中國較為流行的裝飾題材。

  伊朗是西亞地區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史前文化可追溯到數十萬(wàn)年前,其先后建立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帕提亞王朝、薩珊王朝等在世界上具有廣泛影響。西漢時(shí)期,中國稱(chēng)其為“安息”,南北朝之后稱(chēng)“波斯”?!拌膊ㄋ埂晾饰奈锞A展”薈萃了伊朗多家博物館收藏的216件文物,從建筑、雕塑、陶瓷、玻璃、金屬、書(shū)法、繪畫(huà)等方面,展現古代伊朗藝術(shù)的璀璨光彩。

  來(lái)通是西亞文化中獨具特色的一種器物,一般指下部留口的角形酒杯。在“歷史之遇——中國與西亞古代文明交流展”中,展示了一只仿照西亞來(lái)通制作的唐三彩鴨式杯。故宮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館員翟毅介紹,盡管來(lái)通最初的起源尚待考證,但已有研究證明伊朗在來(lái)通的傳播方面有很大貢獻。早期的陶來(lái)通多為動(dòng)物造型,不一定用于宴飲,后來(lái)逐漸固定為角形。展覽中呈現了伊朗出土的各式造型的來(lái)通,有簡(jiǎn)潔抽象的牛形,有生動(dòng)寫(xiě)實(shí)的羊首形,有小巧的靴形,還有一只來(lái)通為一個(gè)人推著(zhù)一組罐子,每只罐子都相互連通,各罐裝載的液體均從最前端長(cháng)長(cháng)的出水口流出。

  最引人矚目的是獨立展柜中的翼獅金來(lái)通。此器造型為一只長(cháng)著(zhù)雙翼的獅子,前腿匍匐,后腿變成高高仰起的杯口,通體飾有多種精美紋飾。這只翼獅金來(lái)通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產(chǎn)物,年代約為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450年,至今仍完好無(wú)損、金光燦燦,令人贊嘆。

  不晚于9世紀前期,中國瓷器已為波斯人所知,在當地出土有唐代長(cháng)沙窯、邢窯瓷器。其后歷代中國瓷器源源不斷傳入波斯。展覽中再現了海上貿易場(chǎng)景,一艘商船穿過(guò)海峽,船上裝載著(zhù)輸往波斯的中國龍泉窯高足碗。

  從薩非王朝阿拔斯一世皇帝開(kāi)始,大量皇室珍品被贈予阿德比爾神廟,其中包括中國元明清各代瓷器精品。展柜中展示著(zhù)阿德比爾神廟珍藏的東方瓷器,如元代鳳穿花紋青花盤(pán)、明代醬色嘉靖款碗、明代“克拉克”風(fēng)格青花碗等。

  埃爾奧拉位于沙特阿拉伯西北部,是一處沙漠中的山谷綠洲。歷史上,這里是絲綢之路和香料之旅的樞紐,是橫跨阿拉伯半島的駱駝商隊重要的中轉站,是眾多宗教朝圣路線(xiàn)的交匯之地?!鞍枈W拉——阿拉伯半島的奇跡綠洲展”是埃爾奧拉首次向中國觀(guān)眾展示其壯麗的自然風(fēng)景、珍稀的考古文物和豐富的文化遺產(chǎn),帶給觀(guān)眾精彩紛呈的沉浸式觀(guān)展體驗。展覽分為“史前時(shí)期到青銅時(shí)代”“阿拉伯半島北部諸王國”“文字和語(yǔ)言”“現代埃爾奧拉”四部分,展品總數230余件,其中有50件此前從未對外展示的新出土文物。(記者 鄒雅婷)

搜索